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是个跑火车的文手没差了。

王者/灵能/ES/HP/各种杂食文画手。
查看介绍

[白鹊] 鳞

—无技术可言的短篇,bug多。
—匹配那段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
—欢迎食用,不包呕吐。

扁鹊将最后一柜鼠草并了双结锁,腰上的铜钥匙叮嘞咙咚响个不停,他十分烦躁地把半截围巾塞进长袍,金属柄儿依旧啁啁哳哳,他并不理睬。青年一双稍稍裂了皮的苍色眼睛颇惺忪地眯下,只干涸地崩出细嫩的新肉。

“扁鹊大夫。”狄府的小少年扛着竹竿向他颔首,那碧翠叶子已快扫上了扁鹊头顶上的那块字迹遒劲的门匾,他仅仅侧过眼睛顿了片刻,步子却未停下。
——他急着去赶峡谷中的匹配,那荒野中的龙鳞是最宝贵的良药,但馆子中的存量只剩两粒,还是韩信给子休的赔礼——拿人手短,他拉不下脸白用,治庄周的嗜睡症需要三片龙鳞,如今是个好时机。

适巧张良携着诸葛亮从兵铺出来,后者徐徐散散摇着八骨扇,“呦,难得见大夫出来。”
“先生是要去峡谷?”他的声音着实好听,沉稳透亮,半张过于纸白的脸却长年埋在围巾里——诸葛亮唯独记得扁鹊那双似鹰般澄净利落的眼睛,简直是一把刀,直穿血肉。
“没错,我同前辈正想去练练手,大夫也是要去试试新试剂的?”

扁鹊稍点了头,张良颔首:“不如一道去,韩信那家伙正等着呢。”

他又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秦某又挑错了时候,我只从野区逛荡怕是会帮倒忙。回见。”

暮色渐暗,他坐得腿麻,忽的眼前落入一个仙风道骨的影子,“小医生?”

天底下只有这个混货会这般叫他,扁鹊并未抬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攀上下巴,“怎么?”

“子休的药,还差味什么?李某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会取来。”

为谁而取?

青年半只眸子微匿,“……一片龙鳞。”他拢过稍长的围巾,几乎要盖上整张脸。
对面之人似乎又更握紧了手,扁鹊看见他刀疤横卧的虎口,血渍还在恣骓泛漾。

为谁而伤?

“好。”
男子再次提剑,身形踉跄地隐进雾谷,星子已落满了天幕——何必如此呢?

扁鹊看见落在手中的一片红色龙鳞。

[小医生,李某替你写了门匾,你可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送我一件贴身的东西。]
[喏。]
[龙鳞?小医生你竟然会随身携带龙鳞!?]
[红龙之鳞我不常用,正好落个清静。]
[你——唉,如果你这脾气再能体贴一些,我又何必多走之前那些弯路呢。]

“小医生,你看见一片龙鳞了吗?红色的。”

扁鹊正为他上药,血肉模糊的掌心还隐约印着龙皮的纹路,“在你的药里。”

“你!”

“十指连心——这东西是要放在心里滋养着的。”

“别再丢了。”

评论(12)
热度(59)
©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