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seven-看简介

头像底线,迪丽热巴女友饭。不适取关。



近期猛吃BG。

白鹊GIRL,微洁。
邦信亮良佛系写手。


犬鹿/磷黑/左恋/药乱 / 鹤莺 /零薰/泉岚/茂灵/马场林/雷凯 /ALL哀 /贾艾

甜热热一级推,爱她就给她组CP信奉者。

CELINE

无意义。




“活在这世界上太难了。”工藤新一摇了摇酒杯,香槟像海浪般溢涌而出。

他将西服穿得褴褛,糟糕的酒精令这侦探头脑昏眩,宫野志保全权当做是当代福尔摩斯的一次笑话,两片嘴唇里吐露字眼:“是是。”


“可是啊,我也不懂为什么。就像托尔斯泰的《生活之路》会被称作《圣经》一样让人搞不懂。喂——宫野,你明明更喜欢艾吕雅的诗集吧?”

化学家没了动静。她想起来这是工藤新一与毛利兰分开的第六年,对方幸福美满,自己孤单寥落活像一头困兽。宫野志保将罪名按压在脑袋上,浑浑噩噩又拎起来冰桶,香槟瓶子转了个圈儿,如同一些心脏,浮沉海面漂泊未定。“所以说大侦探,不要和深海鲨鱼走得太近。”


“...会遭厄运的。”


这话换来的倒是工藤新一的片刻清醒,两面颊瞬时的失色令她挑了挑眉毛。“喂,我说你——怎么还在开这种玩笑啊。”

侦探扬起珍贵的二十三岁的年轻人身子,新款手机混合着多年前游乐场限定的挂件儿在他手里晃荡起来。屏幕上最新消息遮挡住的是毛利兰的脸,旁边十七岁高中男生的肆意大笑从阳光中明亮地刺眼,宫野志保又浅啜一口酒,像鲨般缄默。


“她要结婚了呢,天使小姐。”

“总是戳人的伤心事啊宫野。”


工藤新一摇了摇手机,“...她现在很幸福。”


须臾中气流沉寂下去,如同胸腔里堵塞的通道,一捧冷血怎样也无法见到太阳。化学家挎着CELINE的皮草包向工藤新一道别:“黑羽他们也快来了,再见。”


侦探抓主她将要逃离的手。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皮草的?”他指了一指那不菲的奢侈品。


“啊啦,想换换心情也不可以吗?大侦探有时候也很闲嘛,那——GUCCI的...”

“不不不不。我只是说,这款包也很适合你。”

“那么,再见了。”


宫野志保最后一次回头,冰一样的蓝眼睛里是工藤新一昏醉的模样。她再次发笑,手袋里的美国签证仿佛也轻盈起来。

再见啦,大侦探。

热度(18)

© Sai seven-看简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