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seven-看简介

头像底线,迪丽热巴女友饭。不适取关。



近期猛吃BG。

白鹊GIRL,微洁。
邦信亮良佛系写手。


犬鹿/磷黑/左恋/药乱 / 鹤莺 /零薰/泉岚/茂灵/马场林/雷凯 /ALL哀 /贾艾

甜热热一级推,爱她就给她组CP信奉者。

香消玉损 {一}

像群像一样的东西。西皮什么的挺杂的,人渣婶,含暗堕。

衔接巨差。

写着玩。















是很漫长的一段梦。鹤丸国永从梦中醒来时,仍觉得世间再无可信之物。



01.

本丸里长出了一颗樱树,花苞小却格外香。审神者是迷恋这种东西的,如若十几岁的小姑娘能有一项所喜爱的事物,那必定是在四月初新折的樱花。枝干脆响,成熟未过三天,细黑外皮里像翡翠般的嫩肉弯曲开来,将绽的花朵很可爱地在枝叶中摇晃。


像颗头颅。


鹤丸国永发笑。此时三日月宗近也在身边低沉地微笑,“小姑娘果然很有活力吧?”

审神者刚折下樱花,臂弯里沉甸甸的茎叶将她隐秘进深浓的暗色中去。这付丧神低头思忖了须臾,雪白脑袋上映衬着花冠的倒影,两只鎏金眼睛也柔似樱花。他起身浅啜一壶水,晨曦迸溅出去,天亮了。

他发觉春晨中的残花并不有趣,尤是审神者面庞里最俏的粉黛也再迎不出生机。“是啊——被吓了一跳的活力。”鹤丸国永未看一眼,匆匆将三日月宗近所捧的团子又夺取半分。豆沙馅儿甜甜腻腻顶合适这般天气,而入口时他眼前却虚晃了顷刻,馅料摇摇摆摆的红像血液一般刺进他心里。

付丧神问了一句:“喂三日月,你是很喜欢樱花的吧?”




02.

审神者例行着为每个房间里的断枝添水,“你说..明明每天水都有在见少,为什么花还在枯萎?”


“嘛,莺儿是很爱啄水的——还是这样装饰着樱花的净水。”


年轻姑娘也做上蒲席,探身沏茶。“莺丸也很喜欢樱花吗?”

他像条鱼儿似的歪着头,透亮的脸孔中显露故作的疑惑神情,接着很可爱地微笑道:“嘛...美好的东西总归是令人愉快的。”



尤与其他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相伴相生。


审神者终于放声大笑,“是呢。美好的东西总讨人喜欢。”她极放纵地倚向一边,去亲吻莺丸的嘴唇。

茶水撒了满地,浑浊滚烫,付丧神也倾下头。

“嘛。”


可我却不是什么好东西。

热度(13)

© Sai seven-看简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