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seven-看简介

头像底线,迪丽热巴女友饭。不适取关。



近期猛吃BG。

白鹊GIRL,微洁。
邦信亮良佛系写手。


犬鹿/磷黑/左恋/药乱 / 鹤莺 /零薰/泉岚/茂灵/马场林/雷凯 /ALL哀 /贾艾

甜热热一级推,爱她就给她组CP信奉者。

樱桃色

本意车。




市场中上新了樱桃。

但马场善治对此只付以极轻的一瞥,他的推车里已经堆了两盒速食拉面,没有什么地方去放这杂密的红果了。林从一旁挑选着自热丝袜,小高跟儿踩得清脆果决,侦探的眼睛也随着颠簸。那红艳艳的果实晃动进他的心房,马场善治只好又将端详的瞳子转向另一边,他看着林的双腿在货架里转悠,一件儿红色菱格短裙漂亮的不像话。于是葡萄酒般的颜色坠着他心尖儿上的樱桃,一番涎液跳脱令侦探的嗓子反转了个圈儿。

渴。

倒不是说马场善治吝啬于五百克的水果钱,只是思及林最近吃坏了肠胃,连一杯草莓奶昔都喝得小心翼翼,这樱桃买回去干搁着也不是办法。侦探的脑袋里翻转过各式的菜品,却毫无一样是适于胃病患者的,而此时林的高跟鞋声又重新响起来——他从试衣帘后面抬着头颅照镜子,好看的小脸儿上正像点缀上了一颗樱桃。马场善治将这景象看在心里,胸腔中的热血便攥紧他的神经不放手了,倏尔林看向他,问:“这样好看吗?”
这声音把侦探于犯罪边缘拉扯回来,他品察着林上上下下任何一处皮肤,笑说“林林穿什么都很好看”也并未脸红心跳,马场善治将作俑的思绪深埋下去,脸孔上的毛细似乎也同寻常。
林作为杀手的神经却像猫一般紧缩着,橱窗外面云雨欲来的阴影儿垂在桉树上面,湿湿沥沥遮去了他的视线。



回到屋子后马场善治在锅里煮着豚骨拉面,林靠着沙发又把注意事项大声喊给了侦探听:“不能吃辣,不能过酸,不能吃生冷食品。还有——适量做一些胃部运动…听到了吗,笨马!”
“知道了知道了。”
侦探对于饮食一向先明,什么时候磕鸡蛋什么时候倒冷水文火还是中火他全都把控地不偏不倚,可如今马场善治心中想着其他事情——隔壁浴室里的热水器正烧着四十度的热水,突如其来的雷雨把他们俩人淋了不轻;林的雪纺衬衣透出的不少方寸的肌肤上细细密密冒出来了樱桃色斑点,他得思忖思忖该敷什么牌子的膏药才能遮去这不鲜亮的地方。
诸如此类的琐碎东西驱使他关掉了灶炉去找寻林菱格花纹的裙袂,“其实今天我很想吃樱桃的哦,林林。”侦探仗着比林高个七八公分的个头将手肘埋藏进对方的头发丝儿里,马场善治佯是一张巧作隐匿的脸孔,实则两人之间差出了二十多厘米的距离。他将侦探场上的分寸搬到林面前摆弄,实在像是只精打细算的狐狸。

杀手猜出三分旖旎的意愿,两根细眉毛交织在一起令他自身也疑惑起些什么事情来。他去想地板上的衬衫与另外的什么纷杂的首饰——像是耳夹的包浆戒指的轮廓和任何足以使青年女性掏钱的那种物件。甚至于沾进嘴唇里的一些个唇釉的味道也迫林仰首取媚了,现在他一对眼睛张扬成两把弯刀:“还需要我来教你如何接吻吗,蠢马?”

侦探的心房再次晃动着,如同窃取了樱桃。




热度(78)

© Sai seven-看简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