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seven-看简介

头像底线,迪丽热巴女友饭。不适取关。



近期猛吃BG。

白鹊GIRL,微洁。
邦信亮良佛系写手。


犬鹿/磷黑/左恋/药乱 / 鹤莺 /零薰/泉岚/茂灵/马场林/雷凯 /ALL哀 /贾艾

甜热热一级推,爱她就给她组CP信奉者。

七月

我知道现在写七月不大合适。

依他看来,七月最为颓废。就像是将声带浸泡在飘飘沉沉的肥皂水里,连毛细也生脆地膨胀;倒也不如说是被搭救的蚕蛹,一番哀哉伤矣后奉承笑脸去赞咏那仍留余香的罪魁祸首,却乐自其中,颓然的要命。

张良感念着同班密友冰箱里只动了一半的哈根达斯,牙齿抵着舌苔,有点儿[大难当前,情义为先][财欲庇眼,不为所动]的模样。他只好再去想些别的什么。

什么上个月团的电影票自己迟到了半个小时才去,结果人少的可怜,那时大屏幕里正放着女主角对男主角情深深雨蒙蒙的老套情节。他想悄悄溜走,又不愿辜负怀里一大桶的焦糖爆米花,他认命坐下来,手里翻着聊天记录。刘邦的头像闪亮亮的,wifi在线,却没发消息。
青年有点气短——这所谓的情场杀手,至少也要在密友外出的时候带着脑子吧!

什么半年前话剧排练,刘邦演吸血鬼反派,自己扮一名中立牧师。从没人敢请刘邦来社团帮忙,那人粉丝满天飞,身边整天像个菜市场般的嘈杂——几乎人人避之不得。
原先他心中还存着最好的打算:他以为刘邦能正常演出的,毕竟他自己在这里,不是吗?

张良在七月渐暖的晕黄晚风中似猫般地打了个哈欠。他不敢去打包票说刘邦一定会在自己面前保持谦谦公子温如玉的模样——一个完完全全的痞子,永远不会被绳索束缚爪牙。但,他是喜欢我的。

青年在舞台后面瘪嘴,这样说实在有些自作多情。
毕竟人人都这么同他调侃。张良祈求自己带着脑子,适逢牧师与吸血鬼的对手戏,他该把正常的自己送上台了。

[阿玛拉,我敬仰的神使!快,快让这恶魔匍匐在耶稣的脚下,让他永生不得与光明为敌!]农夫大喊。

青年慢慢悠悠地碎步而来,[恶魔,你可知道自己的深重罪孽?]
他看见刘邦眯了眯眼睛,什么话也不说。

[你真好看。]
他愕然。

张良被吓了一跳,剧院里气氛诡异,他只好硬着头皮胡诌乱造。
[畜生!你的到来让人间生灵涂炭,接受大天使的审判吧!]

在剧本中他本就只有一句台词。阿玛拉从不搅这些混乱的局面,至于张良是怎么知道的——大概是因为神使的人物设定都活在前半场的台词里。
他急急忙忙想要下台,却被恶魔勒紧脖子。刘邦的犬牙磕进青年的手腕,除去他那身凛冽的薄荷味儿,十足像个吸血鬼疯子。[阿玛拉,你个堕天使!你的血使我的神思无平,这样令恶魔着迷,你如何说自己是神的使徒?]

导演及时落幕。刘邦已经松开了他,正扯着领扣看向呆立的青年。

他喜欢我吗?不,不可能。
听说观众要求再演,剧院第一次这么火爆呢。——大概是因为男女主角坚贞不渝的爱情吧。
啊啊啊刘邦太帅了,和他对手戏的那个小哥也好清秀!

张良只叹一声——这样令别人着迷的人,如何说他深爱那叫做张良的俗人?

他深切感受到七月的孤独与寒冷了。他依旧心系着任何一些不属于他的东西——

有并不拖沓的脚步拾阶而上,敲在他心里。

“……啊啊现在的小卖部也太疯狂了——”
“良良,你喜欢什么样的?”

青年看见吸血鬼摆在自己面前的三桶哈根达斯还冒着独属寒冬的冷气,闷声道:“……太浪费了傻子。你冰箱里不是还有半桶吗?”

刘邦笑弯了眼,“我当然要把自己全心全意送给良良啊。”

他是喜欢我的。张良想。

他看着刘邦傻气兮兮地打开草莓口味,勺子在奶油上僵硬的周旋。青年便捉住那只手,毫无犹豫地用舌尖卷过一小点儿浮于表面的冰激凌块,然后畅意般地长吁:“太甜了。”

刘邦又听他说:“有点苦。”

我是喜欢他的。张良再次看向那无风吹拂的玻璃窗——七月依旧颓废。

热度(40)

© Sai seven-看简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