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seven-看简介

头像底线,迪丽热巴女友饭。不适取关。



近期猛吃BG。

白鹊GIRL,微洁。
邦信亮良佛系写手。


犬鹿/磷黑/左恋/药乱 / 鹤莺 /零薰/泉岚/茂灵/马场林/雷凯 /ALL哀 /贾艾

甜热热一级推,爱她就给她组CP信奉者。

薄荷糖

陡然发现自己几个月前写的薰杏小甜饼,大概。

“先来点甜品吧?”青年缓慢地旋转着一次性塑料勺子,或许只是百无聊赖地找些闲事干(杏看见他依旧散懒地像鸵鸟般在长桌低下支开了两条细瘦的腿,颇具二流影星的粗糙风骨)。

她没出声,一双鱼般的眼睛仍收敛着,杏绞着手指,“……羽风前辈,不必破费了。”

北海道鲜有无人的傍晚,她攥紧被剥开的玻璃纸,像是秋天任何一只在风中颤抖的纤细飞鸟般的,薄荷糖“噗啦噗啦”地在舌下发出爆响。

牙齿有点疼。

羽风薰不太喜欢甜倒牙的牛奶糖,所以杏只带了两颗新日期的薄荷糖块——被浅色玻璃纸轻轻包裹起来的,晶莹剔透地如同每个小姑娘年幼时都曾拥有的公主梦似的,星子般地映出几盏浅灰的灯。

青年的眼睛像是两颗薄荷糖。

“小蒲公英没必要这么约束的啊~∮”羽风薰向杯子里坠下两三枚方糖。

适逢是小提琴曲子的第五小节。

杏的舌苔下“噗嗤”破开一个气音,窗子外的小孩子们在滑梯旁边围成一个圈,大一点的一年级学生坐进中心的矮凳上,似乎正在讲些道听途说的鬼怪异志。她知道更多的睡前故事,每一个都是真真切切她所了解的——惧光的人类吸血鬼,装模作样的狼人与黑皮肤的异国王子,还有。

她突然看向那慵懒轻佻的青年,甚至是第一次局促而探究地看向他。

她所真正摸清楚的,不过是一张脸,一具男性的身体。至于羽风薰本身,几乎是从未涉猎过的领域。杏可以分辨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与脾性,但对于他,似乎只是去不假思索冠上了[不想了解]的名号。

羽风薰此时正眉眼弯弯地盯紧她,杏便更加局促了。

“给我一颗吧~∮”青年笑着,“薄荷糖。”

她仓促地翻开夹包,刘海垂下来,双颊已经红成了虾子。

分明什么错事也没有干。杏狠狠地想,耳根却灼热得像是偷完蜜糖的孩子咧开的笑。

“……去哪里了……”

“嘛~”

青年亲了一口杏的嘴角,只浅尝辄止地拭去了零星的糖渣,他的嘴唇却凉地如同二月寒冬间的两粒细沙,“有没有凉快一点?”

故意的吧,这个人。

她的手指分明已经握住了第二颗薄荷糖。

杏没有说话,再次咽下这晶莹剔透的糖果,两颊突然又重复平静了。

——我啊,还知道公主梦里顺着长发爬进女孩子心房的薄荷妖精,这个故事,明天晚上再讲吧~∮

热度(54)

© Sai seven-看简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