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是个跑火车的文手没差了。

王者/灵能/ES/HP/各种杂食文画手。
查看介绍

試一試繁體,私設。



多多良的鋼筆帽兒正巧轉向清多那邊去,除了一些偶有停落的飛蠅,似乎所有的生氣都被這晨日中的閃動的樹冠所劫掠著,有風吹進來,也不過在他的頸子里盤旋片刻後便湮滅於皮膚與棉質襯衫的貼合間了。
他突然想起舞服下那肌肉的抽動總該落在回旋步的第一小節,大提琴總該也是不會拉破弦的——那這個人呢?總該是不會失敗的吧。十八歲就蟬聯各自國際獎項的,也總該只有他了吧?多多良拾起筆,沈默下去。

總該是我一直在默默追隨著的。

有些淺嘗輒止意味,甚至是飛蛾撲火般地,他想,到底什麼才是愛呢?
像是被光圈炫了目,少年的腦袋也搖擺起來。窗子邊正大的太陽剛升起一點,噼里啪啦的氣泡水聲與風扇細動的電流直嗖嗖地鑽進多多良的耳朵里,「我說你,昨天又在熬夜練舞嗎?」

翹起的頭髮晃晃悠悠地低下來,是正捏易拉罐的那位。舞者的身軀轉向他。混沌地,他說:「昨天看了清春決賽的影像後就想要好好練習,全國賽的預選也要到了,我不能再拖小千的後腿…」

你敲打的是昨天探戈的曲子哦?

空氣並未發生什麼律動,可是多多良,你到底在追隨誰呢?
青年的一張漂亮面孔只在罅隙中給多多良留了個側影,他胸腔內的器官幾乎要爆裂開來了——想超越我嗎?





 他繼續沈睡下去,無人回應。

评论(2)
热度(7)
©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