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four

记一次圣诞夜中

摸个百字片段。


扁鹊脸上发烫,一张漂亮面孔只给李白留了个侧影。

大庭广众的,霓虹灯的色彩延至到街心,他如御云而来,手中大捧的玫瑰花的像是千万颗饱含爱意的心脏。李白翘起来的额发随着脚步摇晃,这样一步一步走来,扁鹊胸腔中的那颗器官似乎要破裂出来,他不知名的闷气使医生稍微扬起眉毛,他实则已经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天边的星子向西沉去,扁鹊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你在搞什么?"

李白的眉骨稍低了些,露出一个微笑。
他躬下腰,"我爱你。”

十二月的风再度扬起,两三点冰花融化在扁鹊的眼睫上。依旧是一面潮红的颊,"我…"

同飞鸟切慕天穹般。
我同样爱你。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