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是个跑火车的文手没差了。

王者/灵能/ES/HP/各种杂食文画手。
查看介绍

轻轻一追忆

祝你们晚上幸运见到腰边挂着长剑的剑客。
*单方死亡梗。






树枝撑着一方天地,月光直沥沥落进来,让他记起幼年。手掌剥了皮,牙齿豁了口,他几乎无事不干。李白这时笑起来,臂怀中笼着细软的一个人,"你醒着的吧。"


林子外面儿抖过一只松青的鸟,扑棱扑棱落上树梢。他极轻微地震翁着鼻翼,两只吊梢眼中看不清有什么神色,扁鹊沉遁进夜色,尖细的下巴盍就这么一抬,稍稍睡去。叼草的青年也闷不作声,脚边搁置一把剑,腰间挂着一壶酒,仅仅是这两个物件往别人面前一摆——便有翻云覆雨之势,哪个不得低声下气?

只有药师不同。

冷眼相待淡漠孑然是他寻常脾气,甚至不舍去分李白半点颜色。扁鹊不紧不慢,李白也循序渐进,只想在这温柔乡中靠一靠。
探寻着磨合着,也不过换来三尺白绫下扁鹊轻轻一瞥做个怜悯。

他说,真是值了。
李白停在梧桐梢上,腿脚盘成圈儿。所谓什么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他算是鄙夷——无病自艾。

那小药师轻轻递来一个目光,穿透了月色。"……李白?"
他又笑,我在。

只是除去枝上空留着一壶酒,便再无其他了。

评论
热度(25)
©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