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是个跑火车的文手没差了。

王者/灵能/ES/HP/各种杂食文画手。
查看介绍

因林徽因的《窘》有感而发。

赵云在树底下拧开了一瓶矿泉水,是未曾见过的牌子,瓶身宽大通透,有点儿像海归的姑娘手里面沉甸甸的牛津字典。他对准瓶口淌漾的水渍,用舌尖微微舔了一圈儿,权当是饭前的开胃游戏。这么两三次后,他便握紧了剥红的塑料盖,狠狠灌进一口灼热的水——这姿态没有半点儿行义天涯的风骨,反而显得有些翘首卖姿了。

诸葛亮坐在网球场的看台上,正巧毗邻那颗歪斜的松树。他听到声响后颇为惊奇地望过来,“子龙?”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叫自己的呢?

赵云擦着嘴巴,小臂遮起树冠与那目光间零星可怜的罅隙,青年闷声回了一句:“军师……?”

他此刻就像说谎的孩子般佯做讶异,一双倒映穹宫的眼睛向上翻着,似乎在看阴雨欲来的羽翼。青年听见那双脚正毫无犹豫地向他走来,接着便是把扇子将自己的额发挑起,他仰着头,冰白的发顶碰到了自己的鼻子,他顽皮地向自己转了个圈儿。一股热气便铺天盖地而来。

“怎么样?我刚打完球,身上全都是汗味儿,足够让你清醒了吧?”

窘。

赵云想去抓那瓶该死的水,对方却已咬住了瓶口,尔后便是喉咙里呲呀的水声,“什么牌子的?真是甜的很。”

甜?
不,它分明是苦的,钻心的苦味。

“……这么甜吗?”青年张望着,不去看他。

诸葛亮眯了眯眼睛,并不回答。

他们之间仍残存初遇的窘迫,不知从何而来,却又无法逃去。赵云突然低下头,去抚摸那灼烫的脑袋。

“……一片树叶。”

对方弯过狐狸般的瞳,松树的叶子吗?
或许是花吧。

评论
热度(40)
©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