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seven-看简介

头像底线,迪丽热巴女友饭。不适取关。



近期猛吃BG。

白鹊GIRL,微洁。
邦信亮良佛系写手。


犬鹿/磷黑/左恋/药乱 / 鹤莺 /零薰/泉岚/茂灵/马场林/雷凯 /ALL哀 /贾艾

甜热热一级推,爱她就给她组CP信奉者。

寻烟

沙雕文越写越多。


马场善治弹了一弹尼古丁味儿的七星烟,迷醉的烟圈儿吐出去,两条腿也渐于湮灭中伸长了。他难得吸一次烟,云迷雾绕的时候也喜欢将狐狸眼睛眯起来,睫帘从落地灯里摇摇晃晃投去些细密的影子,这是极散漫的。

他常避开林去抽烟,最多的是秋天的傍晚,火烧云与枫叶,马场善治与怀里的猫。可博多也匆忙,总有刺刀子的活计伴着血液流淌上来,马场善治又戴上面具,将猫仍在一边儿去了。“对不起了小猫咪——仁和加武士该去做正事了。”

素常他也在收鞘时叼一根烟,血气中是点不起的烟的,于是将金属打火机搁起来,藏进厚西服里,蹲坐在水泥墙边儿,直到林踩着高跟鞋砰砰砰追...

这样那样

老同学来,带我鹊儿怼白哥的时候:“把他那东西药下来!”

有这种操作的???欧欧西。


李白拿扁鹊没办法,扁鹊也拿李白没办法。前面是装出来的,后者却是真心实意顶无奈的。


他刚从宴席里下来,喝了点小酒吃了点儿小菜,衣袂后面一堆招摇人马,左一口白哥右一口白哥,听得扁鹊都直骂娘。旁观自己孑孑然我欲乘风归去的鬼模样,那始作俑者反而红了一张面庞是顶受用的模样,只擎着葫芦很潇洒地走出来了,饶他向来看不上李白这号人物,却又忍不了性子抬手直接一药瓶子扔过去,啪嗒一下子在剑客脚底下炸开了花儿。


李白那破烂脑子打了个机灵,转身跟人就说:


“——咱们上路一块儿怼死扁鹊去。”


扁鹊也极...

昨晚朋友缠着我问市一中的学习模式,总疑心学校模拟试题的难易——“你就说说吧。”


然后看向远处镜子里的自己,真是丑陋并令人厌恶啊。

像这种样子的学畜去写一些文字,无论何等样子的,都是极其微妙的。最近稍稍贪恋上了别人家恋爱的温度,男女之间的情爱总归是与同人圈子里所产出的耽美不同——算作心理上的细微差异吧?

真好啊,恋爱什么的。


有个男孩子现在还私信我:最后呢,我想说一句:我喜欢你!帅气的你怎么会被这段文字干扰呢!


感谢你喜欢我。


可我又胖又丑又不开心,如何再让我去令这样开朗的你更加开心一些呢。

你到底喜欢了我什么呢。


被骂的很惨,性情很阴郁,是人渣啊。


但...

我关注的人

© Sai seven-看简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