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是个干净少年

练与炼。

-冲田总悟-本命
-迪丽热巴-老婆
-羽风薰-


最低底线。

-托比·瑞格波-墙头
-莺丸-
-乱藤四郎-

密码

极速摸文,支离破碎发言。

[姐姐,你最近不要看微博……]

助理很匆忙地在她掌里抽出手机,近乎瞬间熄灭屏幕收进提包中去。迪丽热巴完瞧着这女人的眼皮因为汗液而抛了光,适才顷刻落幕的机械色彩泛落在她扩张的瞳孔又消失不见,姑娘只好换一种姿势迎接助理的说教,顺手将桌面上的薯片向里移了移。

“我不是说了吗,不要看手机看手机,你怎么就是不听啊!”

她嘴上涂的是欧莱雅的新唇膏,迪丽热巴说她适合褐红的色调,抿起来像久经浮沉的桉木与雨幕,可现如今急急切切铿铿镪镪的声音从中迸溅出来,活把一个二十六岁在泥潭里滚打的女人当成关禁闭的孩子。迪丽热巴想,这又能算什么。
于是表面上就真表现出无所谓起来,眉眼弯弯咧开嘴笑...

戛然而止

如题烂尾。完全抓不住人物性格,似乎总会写成超级冰山和浪子,飞出边际的设定掌握与天真的欧欧西,我,不配写作。
我死了。

他想他挖掘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女性。
在工藤新一身边,短发与尖下巴,高级女士西装,窄小的素白色领口,像拜厄特会着墨的一类女角色。通常是提一小只爱马仕,顺国道行驶白蒙蒙颜色的中型轿车,腰背坐的挺直,踩矮跟鞋子拐进高速的高管者,适合待在英国作家所创作的律师事务所或者别的什么一丝不苟富有禁欲味道的地方,残留现磨咖啡与隔夜素牛肉的苦气。当她们踏进去,再返回原地时,办公桌面依旧干净,一平米的寸履中富有极轻的,需要细嗅的空气,是小资主义女人的浪漫情调。
宫野志保是相似的,又完完全全与她和她和她毫无...

我的,我喜爱的屏幕中打不碎的女人,走过漫长边际,剥开一点儿黑与雾气。

永不低头。

B站 今夜楼上被鬼爆 太太的剑三粮食太好吃了我哭爆!刀剑组实在美味,矮子们的少年体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疯辽!!!!!
我对叽太忠心耿耿!!!!

我对你的爱与爱与爱

去喜爱一位活在聚光灯下,身处大染缸里的女人实在太有趣了。
想象这样的漂亮女人,穿高订礼服踩细高跟鞋,扶着裙子上台领奖,一颦一笑皆是风情。透过镜头去看,起身时身旁的男女们的面貌与细微动作,获奖感言发表时随处扫过的各类脸孔——啊啊啊,真是太令人澎湃了!不仅只欣赏她的美丽,还要顺蛛丝马迹构造出来一个天地,对于我,对于写作者,这是多么美妙的天堂啊……

来,继续吧,努力给他们看一看,抬起头给他们看一看,会激起千层风浪!!!!

不想绘画,不想写字,不想再去翻看视频与漫画,只想听歌睡一觉。

18-7-10月 书

想要开始尝试去整理一些东西,像书单之类的。

新入了毛姆与拜厄特的书,接着想起《温柔之歌》还没有读完,7-9月份读的这些东西,其中最喜爱的应该是《廊桥遗梦》。久闻盛名,直到九月份才记起来要去真正看一看,到书翻完后,真的哭得稀里哗啦的;然后是《羽毛人》,有人评书,将“绝对主义者”翻译为羽毛人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但个人却喜爱这种形意,胆小鬼,像直击了威尔和崔斯坦的灵魂,约翰 伯恩,是通过看《条纹睡衣的男孩》才了解的。微微痉挛的手指。

《英国病人》,读的很断续,大概两个月才读完,不如说很,很浅显地翻动了一遍。希望能够在冬天重新用心去看,文字太美了,已经开始渗入到自己的笔杆——能够攀附双...

无法写出完整的故事,仿佛人生都将支离破碎

白鹊这是什么美味过期粮食,散发着过气西皮独有的陈年香气


不是

urbanears

最近看的一些东西也混混杂杂的在里面了。

是一对无线耳机,两只,无线。我流OOC,没有实际内容。


她独有一种美丽。很相当于费特诗选里常赞扬的星与月与夜空,丢失一点欧美女人骨髓中与生俱来的节奏,两只交叠而行的高跟踩在任意一个男人心上都是扎出血来的,这时候她才真正显露出来一丁点儿英格兰味道,从宫野志保的一对蓝眼睛,从其他的什么地方渗透,从十根漂亮手指,两片薄红唇瓣里外溢又再次沉淀。他想,魅力在于一切风情。


平城时代的福尔摩斯先生,工藤称赞她,一具冰冷的肉体与一双洞察的眼睛。透析思维与涌动暗流。白色西装裤穿在身上像一位埃及来的艳后,手指伸出来也独具智慧。

居住在二十世纪与二十一...

其他东西别当另论,其粉丝普遍素质在水平线以下,个人形式作为也具有问题。如若不是近两年声势浩浩汤汤的耽美文化令其扶摇直上,像率千千万猛犬烈畜一般向浩大的整个文娱圈内侵入了,且放纵污秽去扰一池清净,几枝子食人花很凶狠地从壁垒外伸出来,满盘糟杂后又扬起那宽广的令人蒙羞的原耽之光的脑袋,回避一切爪牙,佯装无辜模样对一众受害者作白莲姿态,群犬激昂了,她怎样怎样好,她怎样怎样厉害,厉害的很!

一位当事人像老鼠似的在姑娘受脏狗骚扰时闭门不出半声未吭,风浪过去后一副受害而真诚的模样用来蒙蔽大众。整整几页的东西皆有利益牵扯,真正原告者的惨痛只字不提!我管你抄袭未抄袭,身价这样高的作者,也应当弯不下腰肢去像个人...

他心尖爬一汪弯月,盈亏中笑面百变。

我内心险恶,求你别来

风中海

二发。

五年后设定,私设如山,沙雕OOC矫情行文预警!!!

烂尾注意!!!!!


海浪很大,羽风薰被翻卷进去,一件棉麻的上衣像海绵似的膨胀了。他索性在岸边扔掉冲浪板,将两只手举高去迎接凌晨四点的海洋。朔间就在这时候打开一瓶玻璃酒,咽下去如同火稍了半边胸腔,扑通扑通跳跃闪烁没有停歇。
冲绳海边的彩灯随这酒气飘荡出去,银白色电线滑进蔚蓝之海,灯罩顿时碎裂进卵石中去,羽风薰弯下腰笑起来,像遇见了真正的乐事。他回头喊了一声朔间,很欢快地,又迈向玻璃的狂潮中了。
毛椰子壳在沙滩是四处可见的。朔间零拾起一个,其中的小车虾兀自冒出来,懒散地样子,扑哧一下子跳下去,跟随着羽风薰的脚步再次顺进海浪。他借...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