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山協會

练与炼。

-冲田总悟-本命
-迪丽热巴-老婆
-羽风薰-


最低底线。

-托比·瑞格波-墙头
-莺丸-
-乱藤四郎-

觉得书读的杂且多数时候总抱有较高期待。

《月亮与六便士》喂了我一把屎,前面我还在讲这屎真好吃。我一向说这世间就总有难以解释却顶直白顶明晰的事情,还不必要用玩笔杆子的那一套来事事都要说出个三七二十一来,真正读起书,又觉得什么东西最好都要说明白一些才行。
我档次低,纯粹觉得花一星期看了几百页废纸,行,怪才,行,恶俗的情爱描摹解释,行,惨死走个过场。
从斯特里克兰徳与“我”十五年未见一面以至在故事五分之四处通篇的我的心语,读到这儿,我大概知道自己是没有心情读下去了。毛姆,我爱读《面纱》,我层次低,我水平烂,我就喜欢。

被艺术裹挟的渣男。其中传达的思想?

别觉得怪才好。

不很明白所谓男女情爱写起来画起来不太有趣的学说……?

插曲

生气(?)后的产物,时间线与故事纯属捏造,逻辑爆炸。
某品牌与影帝就当笑话看吧。中二老吴预警,我他妈真的烂尾欧欧西。

对,纯属爽文,爽了就完事儿了。

中国美人似乎永远无法顿悟到自身的美丽之处,故卖矜骄羞涩神色时总要歪脑袋说声“是这样吗”接着传来一点儿虚假笑声,吴亦凡身边的女伴向前走两步,胸脯的眼影颜色让他想起来京城街头常慵懒自步的狸花猫,撩一撩卷发特地显露出纸一般的细薄肩胛,两根吊带绷在皮肤像绳系沙包,他倒足胃口还需同十八线动作片的女性演员递上一根烟,“女士薄荷烟,挡挡身上的假货味儿。”

她一张梨形脸孔是热是酒是露馅后高烧似的红,他这才察觉出她的一些美来,京剧里唱红脸的咿呀又奸诈,吴亦凡想...

快要不会使用文字了。

瓶颈,什么东西也写不出来。

睡了。

肖想

一个一百字片段,其中的各种地理描写错误就当看了个笑话吧。

伊万布拉金斯基在雪中抱着向日葵。

俄罗斯与美国隔一片汪洋相望,他年幼时总试图站在圣彼得堡向南的露台上去瞩目太平洋沿岸无边的白与雾气,穿过楼或桥,延绵铁轨在北纬五十九度的圆日底下熠熠闪耀冷光,列车的鸣笛还是什么品类的海鸟的啼叫从手指搭在栏杆上的幅度开始震动,从他的指甲盖再到头脑,伊万布拉金斯基在十一月末的冷风中回神,颤抖还残留指缝毫不殆尽,他想,世界并不非常宽广。所以当阿尔弗雷德拨开向日葵的层层叠嶂时,伊万心想这个该死的美国佬,逆着街心的灯光与雪,他想吻他。

涂鸦

刚刚漏了一张 

请让我蹭蹭西皮热度()

您好,我是疯山。

现在嗑BG嗑的很欢快,腐癌或者什么只想看BL向的甜心们已经没有必要往下面看了。

写点东西画点画,世间顶浑滑。

BG方面,哇童年子供向的少男少女不要太好嗑!靠极圈拉郎过于美味我的爱!
[大概就是这个状态,不站极圈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不站极圈的,就偶尔要吃一点零下五十度的粮食才能维持生存这样子。]

—凪璃   [守护甜心]
—月莲   [双子星公主]
—柯哀   [名侦探柯南]
—探哀   [名侦探柯南]
—左恋(左手的恋人)  [弹丸论破]
—雷凯   [凹凸世界]
—...

樱桃

?旧档混更就会有勤奋不偷懒的感觉()
转折生硬烂尾删后重发

市场中上新了樱桃。

但马场善治对此只付以极轻的一瞥,他的推车里已经堆了两盒速食拉面,没有什么地方去放这杂密的红果了。林从一旁挑选着自热丝袜,小高跟儿踩得清脆果决,侦探的眼睛也随着颠簸。那红艳艳的果实晃动进他的心房,马场善治只好又将端详的瞳子转向另一边,他看着林的双腿在货架里转悠,一件儿红色菱格短裙漂亮的不像话。于是葡萄酒般的颜色坠着他心尖儿上的樱桃,一番涎液跳脱令侦探的嗓子反转了个圈儿。

渴。

倒不是说马场善治吝啬于五百克的水果钱,只是思及林最近吃坏了肠胃,连一杯草莓奶昔都喝得小心翼翼,这樱桃买回去干搁着也不是办法。侦探的脑袋里...

天蒙蒙亮

我流激情写片段,极度烂尾欧欧西。就想写,写烂尾。

天蒙蒙亮。

他大声哭叫,像返璞归真成为一位迷途的孩子。

兵藤试图按压他,将多多良放倒在被千万双高跟舞鞋铿锵踩踏过的地板上去,他的黑发有些过于长,倾斜泛滥进侵略者焦糖一般的蜜色眼睛里,如蔓延不断的一横山,朦胧许多雾气。
他出自羞耻心的眼泪散发一股新鲜盐水的气味,兵藤低头,左面颊靠近多多良哭泣的一只眼睛。沙粒感的皮囊。他或许已不再哭闹,双手十指相合,湖绿色衬衣像氢气球似的膨胀着,窗外是清晨的第一捧的虫语迭送。

“兵藤,”他开口。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对话者像寻觅栖息地般抬头又低下,这打开长久沉默的话匣再次被兵藤清春用力关合,多多良用手...

痛苦摸金(

密码

极速摸文,支离破碎发言。

[姐姐,你最近不要看微博……]

助理很匆忙地在她掌里抽出手机,近乎瞬间熄灭屏幕收进提包中去。迪丽热巴完瞧着这女人的眼皮因为汗液而抛了光,适才顷刻落幕的机械色彩泛落在她扩张的瞳孔又消失不见,姑娘只好换一种姿势迎接助理的说教,顺手将桌面上的薯片向里移了移。

“我不是说了吗,不要看手机看手机,你怎么就是不听啊!”

她嘴上涂的是欧莱雅的新唇膏,迪丽热巴说她适合褐红的色调,抿起来像久经浮沉的桉木与雨幕,可现如今急急切切铿铿镪镪的声音从中迸溅出来,活把一个二十六岁在泥潭里滚打的女人当成关禁闭的孩子。迪丽热巴想,这又能算什么。
于是表面上就真表现出无所谓起来,眉眼弯弯咧开嘴笑...

戛然而止

如题烂尾。完全抓不住人物性格,似乎总会写成超级冰山和浪子,飞出边际的设定掌握与天真的欧欧西,我,不配写作。
我死了。

他想他挖掘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女性。
在工藤新一身边,短发与尖下巴,高级女士西装,窄小的素白色领口,像拜厄特会着墨的一类女角色。通常是提一小只爱马仕,顺国道行驶白蒙蒙颜色的中型轿车,腰背坐的挺直,踩矮跟鞋子拐进高速的高管者,适合待在英国作家所创作的律师事务所或者别的什么一丝不苟富有禁欲味道的地方,残留现磨咖啡与隔夜素牛肉的苦气。当她们踏进去,再返回原地时,办公桌面依旧干净,一平米的寸履中富有极轻的,需要细嗅的空气,是小资主义女人的浪漫情调。
宫野志保是相似的,又完完全全与她和她和她毫无

我的,我喜爱的屏幕中打不碎的女人,走过漫长边际,剥开一点儿黑与雾气。

永不低头。

我对你的爱与爱与爱

去喜爱一位活在聚光灯下,身处大染缸里的女人实在太有趣了。
想象这样的漂亮女人,穿高订礼服踩细高跟鞋,扶着裙子上台领奖,一颦一笑皆是风情。透过镜头去看,起身时身旁的男女们的面貌与细微动作,获奖感言发表时随处扫过的各类脸孔——啊啊啊,真是太令人澎湃了!不仅只欣赏她的美丽,还要顺蛛丝马迹构造出来一个天地,对于我,对于写作者,这是多么美妙的天堂啊……

来,继续吧,努力给他们看一看,抬起头给他们看一看,会激起千层风浪!!!!

无法写出完整的故事,仿佛人生都将支离破碎

©瘋山協會
Powered by LOFTER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