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是个跑火车的文手没差了。

王者/灵能/ES/HP/各种杂食文画手。
查看介绍

永远记不清节日(咕咕咕咕

[公司系列]很久很久以前

呜呜呜呜一时爽。邦信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不是


在男女情爱这面儿上,韩信也最多算是一朵含苞待放的雏儿,还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那类。倒不是逛超市一看见女士内衣就脸红心跳气喘吁吁——甚至是并无波澜甚至极为冷淡的。

那天公司酒会,代言人貂蝉弯腰取了一杯香槟,小礼服的抹胸后面便有些秘密隐现出来了,一干单身老男人心中熬嚎:哎呀,貂蝉小姐怎么就被吕布那宇直给捞去了呢!

只有韩信正正经经扣上了领带夹,那貂蝉小姐,您这胸衣不是咱们女士专柜的牌子吧?

单身汉们痛心疾首,这真是活该被泼一身酒!

刘邦这时站在台子上刚讲完话,转头就对上了那人群喧闹的中心,摇摇摆摆的红色坠进眼睛里,像是被光圈儿炫目了般,他...

从es那里看到的图,就

改了改

是我本人没差了

一个推梗

那个…加藤有加利的tick tack,还有史蒂文森的《化身博士》——有没有人有大胆的想法?

胆怯地推文推梗推歌…呜呜呜呜律师医生超美味的!sui接手我就给他打爆九曲连环call啦!(喂你

记一次中秋夜

听说ooc 的行文明面上都不会说出来,那咱就不说了(。

为什么总有人想找李某单挑呢。

韩信三天两头提枪来,几两银子往账本上一搁,吓得那掌柜子普通跪地下忙喊大爷饶命——把你们店里的好酒都抬上来!喂,李白。如若今天你赢了我,这些酒你想喝多少喝多少,全算在爷头上!

哎呀。

将剑穗摇了摇,有银光轻轻一闪,只见得那刃口就敞亮在韩信脖子下面。

今儿八月十五,见不了血。李某人就想嗑几粒瓜子儿,韩捕头也不准的?李白轻轻悄悄又绕到凳子上,双腿一盘,吊儿郎当地向这柄长枪投去个阿谀的目光,看的韩信直打挺。少郎静默片刻,便招呼小二上了几碟下酒菜,他腆着脸用筷子捞起一捧油菜叶,李白,你迟早得和我一决高下!

顽固不化!

随你的便吧,李...

有动作参考(只能发一图也是哭哭哭哭哭哭——去掉了仓鼠。哇私心邦信吧(腆着脸

且听白说

中中中中秋节吹吹鹊,

扁鹊的一双瞳,李白最爱讲它似弯刀,他厌烦些个什么下弦上弦月的喻词,啰哩啰嗦太过柔情。
单说这样一副被针挑剔的身躯,怎样也该要配上两片竹叶、两只清亮蓬勃的眼睛才对。

实际上它的色彩也像竹——怎么会是松呢!太板正了,还是竹子纤纤曳尾来的美,上下睫羽一扇,就如清风穿堂过,哗啦啦的竹叶子也嘲喳。见过洋妇人柔荑上的中国翡翠没?
李白歇一口气,从扁鹊掌心里夺去三寸茶,咕隆咕隆茶水下肚,向他投了几个矫揉眼神,权作打声招呼。谁见得那主人一摇扇子,绿眼睛里盛的是一汪竹影,扁鹊半声未吭,只听说书青年夸说——

谁让是咱看上的人哪!

纨绔!
骤是劈手一扇,疼的李白直嗷嚎。

扁鹊又喝了口茶,信步去也。

走,赏月去。

一个片段合集-1



2017.8-9
冰箱上是一张新黏的便贴。

韩信啐了口唾沫,他转向卧室,两条胳膊在颈子后交叉。
"今天能是什么日子。"

他佯作成冷淡的姿态,一双弯刀样子的眼睑便因此傲慢地低垂,像在漠视一条狗。他想要以此来看他,去看待他的醉归,不再去深究些这个那个同他唇边献香的女人。青年再次回头,盯着那张便笺。

"今天能是什么日子!"

不过是刘邦与平常无异的星期一罢了。

刘邦摊在街边的长椅上想,指缝还遗存着些旧钢笔的铁锈味儿与新年伊始彻骨的冷风——别无其他了。
他难得没去喝一杯酒来消磨短暂的冬夜,"因为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第几天了来着?
"我是说,"...

© 否四想要你们打开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