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数日

—不小心把重新编辑按成了删除。烂尾。
—米英。
—私设如山。

亚瑟•柯克兰偷偷把文稿藏进了书柜,只在纸页中纤细地露出一角,就像在郁林间溢出的飞鸟。



穷酸的青年作家在案椅上蘸了些东方商人赠他的黑色墨水,只有可怜的一点点从精贵的道林信纸的纸面上留下了零碎的一段小字。是他的署名。
尽管无法借此赚取稿费,却能够令琼斯感到微薄的安慰——有不少伟大艺术家都是在死后被众人发现价值的,他安慰自己。

[那个乐衷于捉迷藏的英国人悄悄匍匐在百叶窗前,这是屋子里最新的东西,柯克兰总喜欢用他充满酸臭味儿的手帕把灰尘一点点儿擦干净。尽管]

他用老旧褪色的钢笔盖儿敲打着指甲,一双眼睛沉浸在密麻的黑色墨团里。笔已经没墨了,片刻后琼斯再次装模作样将笔头地蘸进墨瓶,接着有点儿无病呻吟地拿出第二张信纸。

[不如从开头讲起。]

亚瑟在窗口发出了点儿动静,(照作家看来)他像只蔷薇丛里的小奶猫般地嗫嚅了几声,继而一阵风吹过他的耳垂,远方的教堂传来圣母玛利亚的歌声。

“怎么了,亚瑟?”琼斯尝试叫他的名字,“是我错了——你是听不见的。”

[我交过自己被退过几百次的新闻稿时,这个男人就出现在了办公室口儿。那天适逢阴雨,外面桉树叶子婆婆娑娑有点儿像姑娘胸前破损的口笛声。
“阿尔?”

他叫我的名字,两根浓粗的眉毛叫嚣地上扬。(不得不提的是他的长相,连这煞风景的粗眉毛也无法掩盖这青年璀璨的样貌。)

我有些惊愕地捏紧裤带里的怀表:

“哦——你是?”]

琼斯沖开一包速溶咖啡,“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不,应该是直接拉着我离开了,你可真是个粗鲁的绅士啊。”

[他递给我一个厚实的信封,大概是英镑。我这样想。
上面的署名是 亚瑟•柯克兰,笔记很工整,字母的结尾处有点儿刻意收紧,倒像是劣质的毛袜子。

“我聘请你为我写书。”

“先生,我们素未谋面,而我只是个实习多年的记者。”

我的底气并不足,我需要钱,嗟来之食也足以令我欢呼雀跃。
英国人啜了口冰水,“每天一篇,每天二十美元。”

“我还有工作!”

他正经地望向我,那目光似乎毫无焦距,“只有一年,到期后柯克兰家族会将这段时间作为你的工作经验介绍给电视台,不会耽搁任何多余的时间。你的母亲已经答应了,她会搬进我父亲的宅邸,不用担心她的起居。”

我有些]

作家歇笔,踏起两只浅口皮鞋在书柜里找出英国人恶作剧后所藏匿的一沓旧黄稿纸。阁楼吊顶上落下几根蛛丝,青年把这字迹干涸的日记摊平,一只蜘蛛趁机钻进细小的裂口,鼓鼓囊囊地无头爬行。

琼斯夫人的黑白遗像与两只怀表摆在书柜高层。他伸手扣下这令人恶寒的笑容,然后小心翼翼的匍匐在地板上。

[2005年 7月13日

柯克兰的家冷的出奇。大概是因为这些缄口沉默的仆人,他们十分谨慎地准备早饭,荷包蛋工整得可以与大学黑板上的几何图形相媲美。那个黑人厨师说有中国来的商人拜访,我稍微期待着——总会带来一些生机。

亚瑟•柯克兰只吃了点儿面包,而我抱着法棍在桌子上待了半天,他提醒我:“今天的稿费在冬妮娅那里。”

他让我记录每天的琐事,要像皇室秘辛那般详细无缺,我只好百无聊赖地在这里涂圆圈玩儿。中午到访的商人才是重头菜。


他有点儿矮,尽管不礼貌,但这是实话。商人的眼神似乎在面对一具尸体(尤其是面对柯克兰的时候),神情讥讽又怜悯。

“弗朗西斯让我来治疗你,你倒打理好了后事?”

“我不需要这些无用功。”

商人哂笑着望向我,与我耳语,“你大概是柯克兰请来写日记的人吧?……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

英国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去,拽着商人走进书房。餐桌上一盒曲奇饼干分毫未动,我捡了一颗当做饭前甜点。

好难吃。]

[2005年  8月20日

自从王耀拜访过后柯克兰再也没与我打过照面,除了每天从冬妮娅那里取稿费时捕捉一些零星碎语外,我几乎无法获得他的任何消息。

今天早上冬妮娅照常递给我二十美元,我问她:“柯克兰去了哪里?”

她脸色诡谲:“你不知道?王先生上次拜访少爷就是为了少爷的病情。”

“病?”

“很奇怪的病。从六年前就有了预兆,王先生说少爷只有八年自由的时期。八年之后,就会……”

“就会?”]

[2005年 8月21日

柯克兰似乎什么也没听见。比起昨天的插曲,我更在意他的病情与邀我到访的原因。

他的发小,弗朗西斯与几个青年男人在这里住下了。

“你好琼斯先生,坐下来聊一聊吧。”

弗朗西斯和一位高大的俄罗斯男人替我倒了一杯凉开水,“亚瑟的情况很复杂,他的病情连医生也很难解释。有点像中国武侠小说里的蛊毒,发作后会让人变得痴傻,甚至还会丧失听觉,但潜伏期时间很长,这段时间几乎不会有什么表现。不过……”

“不过最近两年,听觉已经明显衰退了。”我接过话茬。

俄罗斯人张扬地发笑:“是啊,讽刺的是,他的记忆力却开始高的惊人。”]

[2005年  12月3日

今天柯克兰难得在家,却穿着西装革履。他的神情有点儿复杂,“琼斯夫人,去世了。”

他几乎只能听到最高分贝的声响了,我呆站在门口。只有窗外偶有飞过的鸥鸟在叫嚣。

柯克兰家承办了所有后事,青年的表情像是经历过无数葬礼的模样。他撑起一把黑伞,分明在冬初,却仍旧有似热夏般的瓢泼大雨。

“阿尔。”

听不到声音,但我依旧知道他在喊我的名字。柯克兰的衣领里露出一截怀表,我趴在他的肩胛上抽噎,他打开剥漆的表壳垂眸。

“亚瑟……”]

[2005年  12月27日

圣诞节已经过去,亚瑟渐渐开始嗜睡。

他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有理智唯存。

“阿尔?”发音发的很奇怪,只能分辨出一点儿音节。

“……阿尔。”他又叫了一遍,似乎在依照我的神色判断自己的发音。

我笑着向他伸出手,“你好,亚瑟。”

他在努力分辨我的口型,“……你好……阿尔。”]

亚瑟此时已经将上身探出了大截,细瘦的躯干摇摇欲坠像是夏末繁盛一时的花。

作家把最后一张稿纸放进文件夹。他只看见从窗边飞过坠过的衣袂,如同那年桉树翠青的颜色。

“……再见,亚瑟。”

[将律] 光影中的鸦

—老脑洞,短极。
—十分不要脸地打上了CPtag。
—灵幻视角。

在他抽完第三支烟后,才看见披着黑色外衣的影山律——活像一只尸野间断尾的渡鸦,手中牵了条普通的田园犬,几乎是被拖着的,皮毛也湮灭于黄昏光影综错的云罅中。

不久又是乒乓啁哳的摩擦——铃木将。

青年嘴边依旧是叱咤般的裂口,五六道深入骨髓的伤痕崩进血肉,一张脸上也只剩双鹰似的眼足够澄明。
他却佯做揶揄地浅嗤一声,血色的潮气刺进毛细,仍是撕心裂肺的痛感——铃木将睁开眼睛,血与肉的维系也并不真切,“律。”

似乎被扼住感官般,影山律依是拖着半死不活的脏犬踱走,他只听到了一声延绵哀绝的嘶鸣。是群鸦的盛宴。

“不要留下。”

灵幻新隆听到青年对影山律说。
那人微怔了片刻。

尔后又是掷地有声的光影错落,别无其他了。

[白鹊] 鳞

—无技术可言的短篇,bug多。
—匹配那段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
—欢迎食用,不包呕吐。

扁鹊将最后一柜鼠草并了双结锁,腰上的铜钥匙叮嘞咙咚响个不停,他十分烦躁地把半截围巾塞进长袍,金属柄儿依旧啁啁哳哳,他并不理睬。青年一双稍稍裂了皮的苍色眼睛颇惺忪地眯下,只干涸地崩出细嫩的新肉。

“扁鹊大夫。”狄府的小少年扛着竹竿向他颔首,那碧翠叶子已快扫上了扁鹊头顶上的那块字迹遒劲的门匾,他仅仅侧过眼睛顿了片刻,步子却未停下。
——他急着去赶峡谷中的匹配,那荒野中的龙鳞是最宝贵的良药,但馆子中的存量只剩两粒,还是韩信给子休的赔礼——拿人手短,他拉不下脸白用,治庄周的嗜睡症需要三片龙鳞,如今是个好时机。

适巧张良携着诸葛亮从兵铺出来,后者徐徐散散摇着八骨扇,“呦,难得见大夫出来。”
“先生是要去峡谷?”他的声音着实好听,沉稳透亮,半张过于纸白的脸却长年埋在围巾里——诸葛亮唯独记得扁鹊那双似鹰般澄净利落的眼睛,简直是一把刀,直穿血肉。
“没错,我同前辈正想去练练手,大夫也是要去试试新试剂的?”

扁鹊稍点了头,张良颔首:“不如一道去,韩信那家伙正等着呢。”

他又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秦某又挑错了时候,我只从野区逛荡怕是会帮倒忙。回见。”

暮色渐暗,他坐得腿麻,忽的眼前落入一个仙风道骨的影子,“小医生?”

天底下只有这个混货会这般叫他,扁鹊并未抬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攀上下巴,“怎么?”

“子休的药,还差味什么?李某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会取来。”

为谁而取?

青年半只眸子微匿,“……一片龙鳞。”他拢过稍长的围巾,几乎要盖上整张脸。
对面之人似乎又更握紧了手,扁鹊看见他刀疤横卧的虎口,血渍还在恣骓泛漾。

为谁而伤?

“好。”
男子再次提剑,身形踉跄地隐进雾谷,星子已落满了天幕——何必如此呢?

扁鹊看见落在手中的一片红色龙鳞。

[小医生,李某替你写了门匾,你可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送我一件贴身的东西。]
[喏。]
[龙鳞?小医生你竟然会随身携带龙鳞!?]
[红龙之鳞我不常用,正好落个清静。]
[你——唉,如果你这脾气再能体贴一些,我又何必多走之前那些弯路呢。]

“小医生,你看见一片龙鳞了吗?红色的。”

扁鹊正为他上药,血肉模糊的掌心还隐约印着龙皮的纹路,“在你的药里。”

“你!”

“十指连心——这东西是要放在心里滋养着的。”

“别再丢了。”

【茂灵】 烟和耳机线

—年龄操作注意。
—真实故事改编……个小酒窝。
—至于结尾那个程咬金【。】的吻,就当是没烂尾?还有本来想当线索的耳机线——不需要在意细节【耿直的微笑】。

——
就像是在车站中遇到一个吸烟的青年一般平常,灵茂新隆扯坏了自己的耳机——价格不菲的好牌子。

他其实一直都想以旧换新,去买无线耳机,但他却总有些自找没趣地将耳机线挂在衣服扣儿上绕成像拔河绳子似的死结。

小酒窝揶揄他这是除灵除地魔怔了。

灵幻新隆隐隐有种预感,他会铸就难以挽回的错误。

男人支支吾吾将身子陷入红色沙发中,刘海儿邋遢地遮住一双干涩的眼睛。
他掐紧塑料包装,橡胶耳机线呲牙咧嘴地纠缠起半哂的嘴脸。灵幻看见影山茂夫的黑发丝丝绕绕垂到耳尖上,“师傅,来客人了。”

依旧是毫无波澜的嗓音,两只铅色的眼睛,没有品调与杂质,混混沌沌恰是黑洞。

“好。”

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概已是寻常,灵幻新隆也依旧同寻常般地燃开半只烟,蓦地晕染起星星点点的水汽,他看见影山茂夫深喘一口,烟圈刺进毛孔,似乎连毛细都在肆意叫嚣。

“师傅,我说过了——你需要戒烟。也不是画饼充饥。”

“龙套,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少年堪堪一笑,表情几近冰点:“师傅你是怎么学会抽烟的?”

手指再次百无聊赖地作弄着耳机,灵幻新隆无法回答。

就像人们无法回答为何会产生性欲,为何会在性欲后落荒而逃一般。

影山茂夫揪起一只耳机头,歌曲正播放到结尾,

“谁都没有办法理解。”

灵幻新隆得到了一个濡湿的吻。

“就比如我为什么会吻你。”






【白鹊】 甘蓝

—最近文风简直太不稳定x
—私设白鹊。
—凑合看。



来者细微地支上眉头,青年半是怪诧地浸下一杯白酒,又将玻璃杯向吧台的最后一个位置推去,液体在极速摩擦间啁啁哳哳乒乓摆荡,他收回尖细的手指,又抬头向店主人点了三四盘荤菜。

李白嘴边星星点点晕开哂意,秦缓却没有看他,只是低下脑袋,佯做百无聊赖地轻啜几口白酒。

“抱歉先生,已经没有甘蓝了。”

他半笑半嘲:“你们这里还算饭馆?我与那位先生拼桌,总算好了吧?”

秦缓桌上正巧有一盘未动的甘蓝炒肉,颜色透彻漂亮。
他一向喜欢这苦涩的植物,李白清楚。

可以听出来男人刚刚吸了一根劣质的冒牌烟,嗓子干涩地像只堵塞的口笛,吱哑尽是残声。

“你什么时候沦落到了这种地步?”秦缓终于开口。

“你是指什么?是与老情人吃饭,还是我会来找你?”

店主人关上门,只有盏煤油灯,只有一处光亮——几乎没有。

秦缓咽下一块甘蓝,冰的硌牙,他只好将脖子朝围巾里紧了紧,依旧冷。
是铺天盖地的刺骨,青年说:“不——什么也不是。”

半方桌上只有他的减慢喘息与李白几近冰点的透彻目光。

——这算什么结局呢。

他不知道,或许他也同样。
只记得,不该如此罢了。

——————
碎碎念。

意识流产物要我讲清楚还真是——
就是别扭的鹊儿和死缠烂打的太白,设定是一对经历坎坷[。]的情人。

“我已经离开你了,你怎么还追过来?”
“小医生你被韩重言那混蛋干掉了没人奶我,我只能回泉水了。”
“呵。”

【茂灵】 火

—略显矫情的新文风,就是让你们看不懂我在写什么[闭嘴]。
—结尾隐晦[大概]。
—事后,落荒而逃/////
—少将×指挥官。

明明都是躁动的性子,却将叫嚣一同湮灭于唇齿交合之间,恰如将所有倾覆般的灰烬也一并灼烧。

他唯独清楚。

这是火葬——堪堪盛放肢体的容器。

——

灵幻新隆看见周身灰色的摆件——甚至是重帷外被阻跻的冰白光线,都纷至沓来。毫无预兆地塞挤单薄的眼皮,崩入血肉。

他感到难以言喻的悲哀。

或是绝望。

那个青年军官,慌张着,颤抖着,脸上的弱怯如同乳臭未干的孩子般肆意张放。

他不敢看他。甚至是拒绝面对他。

男人又闭上了眼睛,所有恐惧便都消失了。

——
他只是一个被欲火焚烧过的孩子。

昨夜的交缠把他的罪孽洗净,就像是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荆棘刺痛皮肉,也将媚俗捆绑。

唾液在喉咙中啁哳摆荡,灵幻新隆动不了身,他只好躺在这张濡湿腌臜的床铺上。一张犯过错的孩子的床上。

[你该说句话——指挥官。]

十足聱牙的话。

[大概是,我从今以后就该戒酒了。]

[不,不止。]

他笑起来,[不止什么?]

——

小将军突然缄口,影山茂夫看见了一片灰色的摆件,只有冰白的光堪堪透进眼底。

他知道,不会再有这样的光了。

[没什么,我不过是看到了一片羽毛。]

【灵茂灵】 橘络

-嘛,纯属考完试后的意识流产物。

-嗯本来想开车的但是{果然还是看情况好了}

- 将就看?


-

灵幻新隆踏着单车,视线被遮在香槟色的夸张墨镜后,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也似乎看不真切了。他感到眼皮与眼珠血肉相连的胶缠,甚至颇带强制意味儿的,男人入夜两点半时残存的困倦便也一并铺天盖地而来。


他喘出口甜腻的酒气。


灵幻突然想抽一根烟,像是意大利电影中情妇们的女士香烟那般的,权当是女孩子饭后消遣的游戏。


他在自动售饮料机旁拉上车栓,然后学着海报中二线明星的样子,装模作样地投下一枚硬币。


不知道按下了哪个按键,空箱里“乒乒乓乓”滚下一瓶橘子味汽水,咕噜冒着二氧化碳的水泡。


他记得那个长不大的男孩儿阻止自己抽烟的时候,会递给自己一只剥好的橘子。——被精心剔去的橘络尽被抛进男孩儿的嘴里,继而含糊不清地向他解释橘络的好处。


“能够治咳嗽哦,师傅。”


灵幻新隆在怀中揣出一包香烟,不知是哪位客人留下的——或者是出于对自己这个老男人的同情。


相当好的牌子,锡纸包装中参差不齐地摆着四根烟,他点了火,只放在手里,几近毫刻,男人才在渐暗湮灭的潮雾中低头,白桦皮般的脑袋恰如残喘地埋向颈部。


“茂夫。”


灵幻新隆几乎有些急不可耐地喊出那个名字。


似乎是最正式的——在这最颓废的状态下。


-

他被零星半点的光乍醒。就像是日本亚热带气候热浪中的荫蔽般,灵幻新隆被这毫无预兆的依留之地挽存。


“师傅?”


“啊啊...又抽烟了么。”


“分明是成年人...啊。”


英山茂夫半半扯起揶揄的笑意,在将橘络送入嘴边时却被抢先一步,占尽先机。



“嘛,也不是这么好吃的啊。”


橘络这种东西。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