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山協會

迪丽热巴女友饭。不适取关。



近期猛吃BG。

白鹊GIRL,微洁。
邦信亮良佛系写手。


犬鹿/磷黑/左恋/药乱 / 鹤莺 / 零薰/泉岚/茂灵/马场林/雷凯 / ALL哀 / 贾艾 / ZR

APH杂。
主 朝耀 米耀 自由


甜热热一级推,爱她就给她组CP信奉者。

风中海

二发。

五年后设定,私设如山,沙雕OOC矫情行文预警!!!

烂尾注意!!!!!


海浪很大,羽风薰被翻卷进去,一件棉麻的上衣像海绵似的膨胀了。他索性在岸边扔掉冲浪板,将两只手举高去迎接凌晨四点的海洋。朔间就在这时候打开一瓶玻璃酒,咽下去如同火稍了半边胸腔,扑通扑通跳跃闪烁没有停歇。
冲绳海边的彩灯随这酒气飘荡出去,银白色电线滑进蔚蓝之海,灯罩顿时碎裂进卵石中去,羽风薰弯下腰笑起来,像遇见了真正的乐事。他回头喊了一声朔间,很欢快地,又迈向玻璃的狂潮中了。
毛椰子壳在沙滩是四处可见的。朔间零拾起一个,其中的小车虾兀自冒出来,懒散地样子,扑哧一下子跳下去,跟随着羽风薰的脚步再次顺进海浪。他借...

一些

我就整天写这些矫情的五十字作文。


扁鹊偷偷摸摸地爬起来,他从漫长的七夕夜里点一根烟,凌晨中织女牛郎很静悄悄地牵着鹊桥,他被烟火刺了眼睛,无所适从地看向两颗星。或许是李白的吻在后背攀附住一颗心脏,扁鹊环抱胸腔像在环抱一株新生的树苗。他转身抚摸一丛毛绒样子的额发,李白缓慢向后逃离,又再次贴近,他倚靠这对膀臂的一边,两条流动的手臂漫延上情人的任何一处地方,他自己创造出一种天地。


他还夹着烟,细微的星火。李白慢腾腾地说话,说的是今晚一个七荤八素的亲吻,扑腾一下子扁鹊重重倒下去,他随烟火一并坠落,深陷。


“我爱你。”

“我至今也未怀疑。”

畜生说疯话

想说很多。
我的家庭因为我而遭受了迫害。矛盾并非突如其来,朝着语文题目的方向说,连近几天的瓢泼大雨也尽是渲染与铺垫了。

从小到大近乎所有的摩擦与心理折磨,似乎皆在迎接一场闹剧顶峰。因为【父亲】出于对于动漫事业的不了解与不理解而对我的一次【正常交谈】,或许只是为了缓和不久前款款登场的冷战所准备谢幕,经过一整天的劳旅,筋疲力竭同极其匮乏的睡眠一并倒来,我打开TV将拳击番剧看到第十一集。

他到头来还是要说【动漫浅显,小孩子看的东西,有什么意义,没有市场,幼稚】的这类肮脏东西。我想说,它有灵魂,他们有灵魂——世界上被人喜爱的作品甚至是被作曲家踩在脚底的一张废弃手稿,对于喜爱者来说,皆有灵魂。

我脾...

为啥我的画总是这么吃藕啊岂可修



法国诗歌十题

有增减改编。

†艾吕雅†

1∮
在意想不到的窗玻璃上,在殷沃的嘴唇,在以身相许的肉体。

远远超越于沉默之上,我写下你的名字。

—[自由]

2∮
女人你给予世界的躯体总是

像你。
像你的模样。

—[流畅]

3∮
我所知道所有暗鸦栖居的地方,那最合适的地方就是人的头脑。

—[和平的面容]

†米肖†

4∮
“这是山,迟早你得跪下。你无法抵御,即便你弄痛了自己也无法前进。”
“我这么说并非为了伤害谁。要是我真想伤人,大可说些别的什么。”

我在远方给你写信,轻如羽毛。

—[我在远方给你写信]

5∮
把我带走,要不就把我埋葬。

—[把我带走]

†阿拉贡†

6∮
一切希望投身其中转瞬失去,...

费特诗六题

因为排序问题没有划间隔。
有改动增减。大概可以适用于西方魔幻paro。

1∮
木炭将熄。迷蒙之中,轻轻跳荡着透明的余火。恰似罂粟花颜色鲜红,衬托翅膀颤抖的蓝蝴蝶。
恶魔似在浅唱低吟,却仅有火团烧尽余晖后一双舒卷的眼睛。
—[壁炉旁边]

2∮
“别指望远处有歌声和灯光。”
空旷中什么地方也不见村落,草原连草原。
他张着獠牙,“只有这里的篝火宴会。”
—[傍晚的草原]

3∮
马车在第三个山口失去踪影,最后传来车铃声却不见烟尘。
—[傍晚的草原]

4∮
“真是漂亮的笔触啊。”
这赞叹却令他倍感惶恐。
不,美人儿,惟造化无穷。
你回眸一顾,诗人那杆拙笔就难以形容。
—[谁该佩戴花环……]

5∮

温泉变浅而渐渐枯竭,钻入...

©瘋山協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