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爸爸!!!!!赞美你!!!

气还没有就过了的风窄:


@否四
阿四的糖衣炮弹人设!在这里放飞自我XD


秦缓思量着下午那两台缜密的手术该如何利索地解决,那足足一试剂的麻醉针该从哪条明晰的血管中注入——不,别继续想了。


青年望向一片盛夏馈赠的荫蔽。


这种琐事分明该是他手术刀下的铭文,或是种模棱两可的操守所在了。
他坐进的士,横在红绿灯一边。


“小医生!”
他听见那衣袂周旋过自己的鞋尖儿。


吵。


秦缓瞧了他一眼,仅仅是那一眼,他便不敢再多说任何半点儿的杂言了。“啊啊…知道了,小前辈?”


青年又睁开眼睛。目中是疾驰而却的...

因林徽因的《窘》有感而发。算作是糖衣炮弹的内容吧。

赵云在树底下拧开了一瓶矿泉水,是未曾见过的牌子,瓶身宽大通透,有点儿像海归的姑娘手里面沉甸甸的牛津字典。他对准瓶口淌漾的水渍,用舌尖微微舔了一圈儿,权当是饭前的开胃游戏。这么两三次后,他便握紧了剥红的塑料盖,狠狠灌进一口灼热的水——这姿态没有半点儿行义天涯的风骨,反而显得有些翘首卖姿了。

诸葛亮坐在网球场的看台上,正巧毗邻那颗歪斜的松树。他听到声响后颇为惊奇地望过来,“子龙?”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叫自己的呢?

赵云擦着嘴巴,小臂遮起树冠与那目光间零星可怜的罅隙,青年闷声回了一句:“军师……?”

他此刻就像说谎的孩子般佯做讶异,一双倒映...

车头

继续存梗,手机备忘录该整理了哎。

屋子间壁纸似乎都已躁动叫嚣,秦缓尖细的指甲几乎已经扣进了墙皮,他只能听见两人身躯中所张合的苟延喘息,像是夜蚕抽茧般地用尽了最后一点可供调侃的力气。

脚趾甲被修剪地并不整齐,两三点粘腻的细丝缠缠绵绵落尽角质层与血肉的罅隙,李白吻向他的脚心,同饮鸩止渴般舔舐吮吸,“……痒…”

秦缓极力用双臂夹紧青年削瘦的脊背,枯长的脊椎因曲躬而如蛇突兀,他的左脚掌还撑在床沿——被单垂落的边缘。

青年的吻依旧细密错落,两颗尖利的牙齿在包裹踝骨的皮肉上啃咬撕扯,然后学着西方神话中恶魔的模样浅尝辄止地蘸吸正在淌漾的血红色。李白突然趴近他的耳边,同诅咒般浅吟低语:“会有些痛……但...